首页 > 文化名人  

由佛入儒的梁漱溟先生

来源:人民政协报    时间:2014-10-05   【浏览字号:
 我从来没有见过梁漱溟先生,最早是从《毛泽东选集》第五卷中知道梁漱溟先生的,他在那个特殊时期里,不管遭遇怎样,就是不批孔。普通人一般都是年轻时长得好看,大学问家却都是到了晚年才好看,比如陈寅恪先生,他晚年时期的整个面貌就是中国文化的象征。而梁漱溟先生更像是儒家“狂狷”里的“狂人”,如果说熊十力先生是率真,那么梁漱溟先生就是直。梁漱溟先生本来是被蔡元培先生以最宽容的态度引进北大的,他当然可以有资格在北大待一辈子,但他为了更好地治学,最终放弃了相对安定的学院生涯,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。

  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,就是新儒学三宗———熊十力、梁漱溟和马一浮三位先生其实都是由佛入儒的,这不可能是偶然的,他们不是从小就喜欢儒学,而是经过跨文化的对比、抉择之后又回来的。对于早年思想之转变,梁漱溟先生在《我的自学小史》一书中讲得很清楚,“当初归心佛法,由于认定人生唯是苦,一旦发见儒书《论语》开头便是‘学而时习之,不亦乐(说)乎’,一直看下去,全书不见一‘苦’字,而‘乐’字却出现了好多好多,不能不引起我极大注意。”由此可见,他也是经过了价值的选择。这在《梁漱溟日记》中也能看到。

  有很多人认为梁漱溟先生的很多思想没有经过严格的推导,我认为他们是看不懂梁漱溟先生。其实,梁漱溟先生率先提出一些规范性的看法,至今都是学术界的定论,也是非常具有启发性的思想。在上世纪80年代,曾经有人写过一本书,叫《最后的儒家》,我想没有那么悲观,近年来,国学从民间“热”起来,大家普遍喜欢梁漱溟先生,这就说明我们还是希望继续出现儒家,而且在出现的时候我们就会想到,新儒学三宗,尤其梁漱溟先生曾为儒学的复兴打下坚实的基础,使得中国文化即使在“命若由丝”时,仍然迎来新的辉煌。

  关于儒家,儒家对于自己的克制修炼有自己的一套功夫,它讲求内圣外王,不是完全个人层面的东西,不是私德,儒家在发挥政治智慧的时期,跟着古代君主不断创造出带有儒家文化性质的政治制度,这在当时堪称全世界最先进的。儒家的文化建造,包括考试制度、监察制度、勤政爱民等制度,都对西方的现代化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。西方人自己就指出,西方文化的现代化,都是西方文化在自给自足的基础上,特别吸收了儒家文化的营养建立起来的。儒家需要进一步地“摸爬滚打”,就像我们今天说起梁漱溟先生,表面看都是非常简单的说法,但其实蕴含着丰厚的积淀。西方是分阶级的,我们是分职业的,引用韦伯的理念来说,这就是阶级和阶层的关系。儒家完全可以从这个角度发挥自己的政治智慧,不要在政治自由主义认同的基础上变成一个私德,它不是一个私德,德是没有私的,而要讲求内外平衡。

  儒家何为?我们应该看见两条路。孔子时代,人心不古,那么历史只有这一条路吗?当然不是,历史还有另外一条路,就是圣人出,每次圣人出,都会给历史带来另外一个上升的力量,这两个力量平衡的时候,整个社会的风气都是健康的,儒家就会再一次收住人心。儒家文化在这个基础上跟西方文化对话,定会创造出中国文化的现代形态。

  (刘东 清华大学国学院教授,题目为编者加。)

收藏此页】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
 

返回页面顶部 ↑
 
 
设为首页 | 联系方式 | 版权所有:山东省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建设办公室
鲁ICP备09026934号-1 网站技术维护:大众报业集团大众网